维特尔推倒F1车手市场的多米诺骨牌,而法拉利的最终目标还是舒马赫

  • 时间:
  • 浏览:39
  • 来源:电影大全小妖_电影上一当_恋物电影完整版--西北风云飘花电影资讯网
北京时间昨天下午,F1法拉利车队官方宣布:不再与四届世界冠军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续约,这意味着维特尔将在本赛季结束后离开法拉利车队。没能帮助车队打破长达十年的总冠军荒,14个分站赛冠军的成绩远不足以为维特尔赢得第二次长约,2020年一场未赛,双方就已经提前达成期满离队的共识。维特尔的离开背后,是儿时梦想的破灭,更是法拉利王朝的再次更迭……图说:维特尔将在本赛季结束后离开法拉利车队 官方图儿梦难圆法拉利曾是维特尔的儿时梦想。早在2010年,维特尔正如日中天、叱咤F1车坛之时,他就曾明确对法拉利表示过好感。“我总是对自己说,法拉利是所有车手心中的传说。每一位车手都会有着加盟红魔的梦想。”舒马赫是维特尔对法拉利情有独钟的最大原因。从小就将七冠王作为自己的职业目标,维特尔曾动情感慨:“迈克尔·舒马赫是我的信仰,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也是穿着红衣,他在法拉利取得了职业生涯的巨大胜利。我想在法拉利留下自己的足迹,就是像迈克尔·舒马赫过去做的那样,和法拉利一起赢得胜利。”德国车手、法拉利赛车、冠军领奖台……2015年维特尔加盟跃马之际,外界或者他本人,对未来的期待就非常一致——再现“舒马赫时代”的经典画面,为跃马重拾辉煌。然而在过去的五个赛季里,人们看到的,却只是维特尔越来越失望的脸庞。图说:维特尔一直视舒马赫为偶像维特尔与法拉利的牵手从一开始就不在最佳时间点。2015年,维特尔结束在红牛的“火星车”生涯前往法拉利,在加盟的第二站马来西亚大奖赛就让车迷听到了熟悉的《德意志之歌》(德国国歌)与《马梅利之歌》(法拉利队歌)组合;然而当时的梅赛德斯奔驰一骑绝尘,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的明争暗斗才是围场的主旋律。2016年,局面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维特尔再次体会了赛季颗粒无收的尴尬。2017年和2018年,法拉利被普遍认为是赛道上“更快”的赛车,维特尔也终于拥有了和汉密尔顿真正一较高下的机会。然而这样的快乐每次只持续了半个赛季。2017年新加坡站,维特尔在发车阶段陷入与莱库宁、维斯塔潘的“三明治碰撞”早早退赛,原本在车手积分榜上仅落后3分的他就此被汉密尔顿甩开。2018年德国站,主场作战且领跑的维特尔冲入砂石区后撞墙退赛,而汉密尔顿上演“从第14位到冠军”的大逆转戏码,维特尔从积分榜领跑者变为落后17分的追赶者。图说:新加坡站的“三明治碰撞” 资料图2019年,直道领跑、弯道掉队的法拉利赛车在整体实力上已无法与梅奔竞争,在大部分时间里,维特尔考虑更多的是如何避免打滑以及战胜队友勒克莱尔。俄罗斯站上,维特尔未遵循车队指令,赛场内外集体围观了法拉利与两位车手在无线电通话里扯皮的笑话……而这一系列不和因素最终引发了巴西站两败俱伤的惊天一撞。赛季终了,维特尔在车手积分榜排名第五,这不仅是他在法拉利的最差名次,也是他首次落于队友之后。维特尔顶着四冠王的光环前往法拉利,不但没有再添一冠,反而眼睁睁看着汉密尔顿成为现役唯一的六冠王,甚至在搭档的第一年就输给了菜鸟队友,法拉利圆了他与偶像舒马赫效力同一支车队的梦想,但除此之外,皆成空想。新人辈出除了成绩,让维特尔下定决心离开跃马的,显然是队中对自己日益显著的忽略。图说:维特尔在上海站 资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随着F1新赛季的不断推迟,维特尔与法拉利的续约谈判也提前开始,但双方谈判并不顺利。法拉利曾向维特尔提交了一份为期两年、大幅减薪的合同,后者并不满意。此前勒克莱尔已与法拉利续约到2024年,显然摩纳哥新星已成为法拉利车队未来复兴的核心人物。在这种情况下,此前长年担任法拉利一号车手的维特尔不可能再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法拉利提供的新合同报价就体现了这一点。今年,大部分车手与车队的合约都要到期。维特尔离开法拉利,将推倒车手市场的多米诺骨牌。据外媒报道,维特尔在与法拉利进行新合同谈判时,已经收到了来自迈凯伦车队和雷诺车队的报价,他的下家很可能是这两支车队之一。而维特尔离开法拉利留下的空缺也有可能由迈凯伦或雷诺车队的车手来填补,小卡洛斯·塞恩斯和丹尼尔·里卡多是其中的备选项。图说:维特尔在上海站 资料图 新民晚报记者 李铭珅 摄西班牙人去年在加盟迈凯伦后得以施展他的能力,并在年度积分榜上排名所有中游集团车手中最高。而里卡多很早就在法拉利的雷达之上,并且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当前雷诺的竞争力显然没有达到他的期望。除了选择迈凯伦和雷诺的车手,法拉利还可能选择自家体系内的车手填补空缺。虽然现在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吉奥维纳兹的表现还不够优秀,但法拉利可能为了尽快将F2车手米克·舒马赫拉进F1,而将他提拔至法拉利。法拉利此前也毫不掩饰将7届世界冠军迈克尔·舒马赫的后代尽快拉入F1的想法——毕竟,“法拉利+舒马赫”才是跃马真正的招牌所在。(新民晚报记者 厉苒苒)>>>相关阅读:记者手记|F1车坛的的前浪与后浪